源远流长的文学书香

      源远流长的文学书香已关闭评论

巫 放   曹培根教学于新近结集出书了《文学书香录》,这是“虞山人文研讨丛书”的一种,书内入选二十五篇论文,都很有代表性。我能有幸逐个细览,十分高兴,再次体味了“开卷有益”的乐趣。   书中首篇写的是《言偃道启东南》,体现了常熟的文学书香源头之悠远。言子22岁时离去父母与兄长,离开少妻与幼儿,从生于斯长于斯的虞地出发,一路上跋山涉水,北去鲁国寻师求道,以至不惜从鲁都曲阜寻影追踪到卫都帝丘,终于完成了拜师孔子并跟随肄业的心愿。言子这种追求胡想、醉心念书的精神为前人建立
了榜样。   孔子喜得贤徒,教以礼乐诗文等项,赞赏言子“欲能则学,欲知则问,欲善则详,欲绘则豫”。并说“当是而行,偃也,得之矣”。(《孔子家语·门生行》)孔子又亲授《礼运》之教,言子由此独得大同、小康之传。他26岁时经孔子推荐,出任了鲁国的武城宰,且在这座边陲小城实施弦歌之治,经由过程群策协力,建成了名闻遐迩的礼乐特区。言子学以致用,重本弘道,表现卓尔不群,孔子在评比四科十哲时表彰他为文学之冠,同时对他寄托了“吾道南矣”的进展。孔子归天后,言子继承遗志返回列国传道授业、宣扬儒学;61岁时,他服膺师训,照顾孙儿言丰等重返故土,《言氏家谱》载:“故吴逸民,闻风向学。从之游者以千计”,从而使“孔子之道渐于吴,吴俗乃大变。”《孟子·公孙丑》曰:“子夏、子游、子张,皆有圣人之一体。”言子是孔子唯一的南方门生,又是儒家的一代宗师,被前人奉为“南方夫子”,可说是名副其实。言子的念书造诣至高至伟,光耀千秋,直教万众敬仰。   言子是孔子学院文学一科里的俊,《史记·仲尼门生列传》说:“子游习于文学”,《论语·先进》也说:“文学:子游,子夏。”对于“文学”的含意,古人疏释为“文章博学”、“博学古文”,而“文”的内涵还包括了礼乐等等,如《礼记·檀弓》记载了鲁国大夫县琐的感喟:“汰哉,叔氏(言子)专以礼许人!”因此“文学”的古义,大体上指的是对文献典籍的精研与阐述。如今曹培根教学将书名题作《文学书香录》,其实已是与时俱进地引进了新意。他在“后记”中写道:“此书是我从事中央文学与文献研讨的又一阶段性成果。”他在文学创作方面节录了诗歌、小说、文史、碑铭等无关文章十一篇,节录了史志、文献、藏书等无关文章十三篇。读者可以从《文学书香录》中领会到常熟的作家辈出、著作丰富和藏书蔚然成风,感悟到常熟已成为文献之渊薮。常熟的诗文藏书、琴印书画、医道美食,都以“虞山”冠名,齐文明门户中无一不是群星璀璨、支脉茂盛而特出史册,究其源,都应归功于言子的道启东南、文开吴会。曹培根教学把《言偃道启东南》作为卷首,那是最恰当不过的,充分体现了“源远流长”。   曹教学对常熟的文献深情款款,在书后,他列举以往的著作题录:自1999年《文献史料论丛》始,至2013年《常熟中央文献考察》等止,各色各样多达一百余例,此中长篇专著如《瞿氏铁琴铜剑楼研讨》(29万字)、《常熟翁氏文明世家》(12万5千字)、《江苏艺文志·苏州卷(常熟部分)》(25万字)、与人一起主编《常熟文学史》(50万字)、《常熟乡镇旧志集成》(100万字),次要编纂《常熟市志(修订本)》、《吴文明概论》、《江苏中央文献书目》,标校统稿《重修常昭合志》,次要参编《常熟理工学院简史》,编纂《常熟文明研讨》、《常熟文明论从》、《常熟手册》、《常熟人手册》,编纂莫城、王市、古里、张桥、辛庄等镇志,介入编著《虞山文明门户》,以及合作整理《黄人集》等等。此中许许多多的内容,都在《文学书香录》中载有独到的论述,使我加深了对常熟文明源远流长的理解。   曹培根教学对常熟的藏书情有独钟,他说:“常熟是明清以来中国私家藏书中心地,被誉为中国藏书之乡。”(《文学书香录》媒介)“常熟藏书门户的次要特点,是念书者的藏书家,于书无所不读,经史子集手自校成为传统。”(《徐兆玮著作考》)因念书而藏书,又因藏书而念书,理所当然使之文学昌盛、书香四飘了。   阅读了曹培根教学的《文学书香录》,感到颇有启迪,遂奋笔而撰。